<cite id="wsqdw"><blockquote id="wsqdw"></blockquote></cite>

    <menu id="wsqdw"><del id="wsqdw"></del></menu>
    <menu id="wsqdw"></menu>

  • 返回首頁

    “百億爆雷案”再出危情:深交所追問宏達新材與隋田力深層關系

    上海證券報

      將一眾上市公司“拖下水”的“連環爆雷案”,“受害人名單”或比外界想象的要長。

      深交所日前向宏達新材下發的關注函顯示,監管部門要求公司就其與隋田力相關業務往來、關聯關系予以說明。至此,與“隋田力”牽涉的上市公司已達到8家。記者梳理8家公司披露情況發現,每家爆雷都與專網通信業務相關,且有多個共性,要么預付款項出了問題,要么應收賬款高比例逾期,還有就是存貨減值。這些問題隱約勾勒出這些公司開展的專網通信業務可能更多只是個幌子,被支付出去的資金究竟用于何干?尚需深入調查。

      監管發函細究“隋田力業務網”

      隋田力雖然至今不見蹤影,但已成為近期A股市場“熱門人物”。據統計,此前已有7家上市公司宣布“爆雷”,涉及金額超過百億元,而上述“驚天大案”的所有線索都指向了“神秘人”隋田力。

      從近期持續下跌的股價看,市場似乎早已注意到宏達新材的潛在風險。

      宏達新材目前并沒有直接宣布公司“踩雷”,但監管機構發現公司與隋田力關系密切,或存在相關風險。

      資料顯示,與隋田力有著千絲萬縷聯系的4家公司——上海星地通、江蘇星地通、深圳天通、新一代專網通信技術有限公司(下稱“新一代”)均為宏達新材全資子公司上海觀峰的客戶。

      上海觀峰2020年對這4家公司形成的營業收入分別為2464.65萬元、1810.97萬元、889.38萬元、845.26萬元(均未含稅)。

      宏達新材實控人楊鑫與隋田力也走得很近。公開資料顯示,楊鑫控制的寧波鴻孜,與隋田力控制的寧波星地通在工商注冊時使用了同一郵箱及手機號,且辦公地點處于同一棟樓。

      對此,深交所要求宏達新材核實,楊鑫與隋田力是否存在關聯關系或其他利益往來,公司2019年以來是否與隋田力及其關聯公司存在商業往來或關聯關系。

      在此基礎上,深交所還要求宏達新材對該業務模式予以詳細說明并提示風險。

      例如,公司與上述4家公司商業開展模式及資金流、貨流流轉情況,并說明截至2021年6月30日,對上述4家公司的應收款項余額情況,已計提的壞賬準備金額,并說明相關應收款是否存在回收風險,壞賬計提是否充分。

      同時,宏達新材還需列示與上述4家公司合同簽署情況及具體執行情況,包括預付供應商的比例及向客戶收取預收款項的比例、交貨周期,是否存在其他已形成存貨但客戶無法提貨交付風險等經營風險。

      “隋田力事件”不斷發酵

      監管機構之所以關注“隋田力”,與其近期牽涉的多起“大案”有關。

      自5月底以來,已有7家上市公司“爆雷”,對所涉及公司進行穿透后發現,相關事件均與隋田力有關。

      凱樂科技披露的公告顯示,公司自2020年5月起,先后與新一代簽訂《產品購銷合同》,向其提供專網通信業務。目前,新一代收到預付款合計11.51億元所對應的合同已逾期尚未交貨。為減少損失,凱樂科技依法就前述新一代的違約行為正式向法院提起訴訟。

      凱樂科技公告中提到的新一代,多年前已與公司有業務往來。相關公司債券2016年跟蹤信用評級報告顯示,凱樂科技新增了貿易業務,主要產品為星狀網絡數據鏈通信機和數據處理器,供應商為上海星地通和新一代,主要客戶為中國普天、中國電科等。

      工商登記資料顯示,隋田力為上海星地通的實際控制人,而在2016年披露上述業務時,隋田力控制的上海星地通訊工程研究所也是新一代的股東。

      7月24日,匯鴻集團發布重大風險提示公告,子公司江蘇匯鴻國際集團中錦控股有限公司經營的電子通信設備業務存在部分合同執行異常,相關業務風險事項涉及金額合計5.51億元。公司所提異常合同的對象為航天神禾,航天神禾有2名股東,北京賽普和中國航天系統科學與工程研究院,二者分別持有50%的股權。進一步穿透,北京賽普股東為上海星地通和上海星地通訊工程研究所,二者均為隋田力所控制。

      此外,在上海電氣、國瑞科技、瑞斯康達、中天科技的公告中,也出現了上海星地通的身影。

      最新披露風險的中利集團,也在公告中提到了隋田力相關公司,以及宏達新材實控人楊鑫控制的寧波鴻孜。

      中利集團表示,公司涉及與上海電氣業務逾期應收賬款合計5.07億元,公司參股19%的中利電子存在部分通信業務相關合同應收,截至2021年6月30日,中利電子涉及逾期應收賬款合計8.78億元,該業務的材料預付款項7.71億元。其中,中利電子7.71億元預付款涉及供應商為海高通信和寧波鴻孜。

      外界更為關注的是:隋田力編織的巨大“業務網”還會牽涉哪些公司?該事件未來將以何種局面收場?

    中證網聲明:凡本網注明“來源:中國證券報·中證網”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中國證券報、中證網。中國證券報·中證網與作品作者聯合聲明,任何組織未經中國證券報、中證網以及作者書面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凡本網注明來源非中國證券報·中證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更好服務讀者、傳遞信息之需,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本網亦不對其真實性負責,持異議者應與原出處單位主張權利。
    日本无码中文字幕专区一二三,日本有码无码中文字幕,日本无码av不卡一区二区三区